第八十三章 局勢危機

作品:《萬衍道尊

    局勢危機,不可久戰,陳未名拼著受傷破開了包圍,抓著冥刀急退走。`

    劍神等人又怎會放過這樣的機會,呼嘯一聲,領著諸多殺手學徒群起而追之。黑夜不再,那種夜色也無法再影響所有人,正是時候。

    體內狀態不適,度自然不如全身時期,此刻縱然有飛行之術,也僅僅與身后諸多追兵齊平。

    劍氣、刀芒,夾雜著雷霆風暴從背后殺來,冥刀手持長刀揮動,就要斬出死亡刀芒。

    “不要出手!”陳未名沉聲說道“相信我,不會讓你受傷,你趕緊恢復,我堅持不了太久,一會都要交給你的!

    冥刀皺眉,不解其故,卻還是收住了攻擊。

    這一刻,破妄存真之眼被催動到了極致,四周的能量流動皆是被看在眼中,背后的攻擊軌道也一一在陳未名心中浮現。風之翼閃動,猶如暴風雨之中海燕,不斷的躲閃來自背后的各種攻擊。

    精神力本就已經耗損極大,中了玄公子一記精神力攻擊后更是雪上加霜,此刻急劇惡化。劇痛不斷傳來,還有一種恍惚之感,極為難受。

    冥刀抬頭,看著帶著他飛行的陳未名,眉頭緊皺。`他能聽到陳未名此刻仿若蠻牛一般的喘息聲,殺手一般是不會如此的,修煉死亡道紋的他知道這意味著陳未名身體的情況已經惡化到了一個極為可怕的程度。

    身后的追兵狂追不止,已經沒有了殺手的冷靜,眼中皆是狂熱。

    所有人都從據點的人口中打聽過一些消息,以往的試煉亦是殘酷,一千人進去,不到一百人出來,誰也沒有把握說自己就會是那活下來的一百人中一個。

    如今出去的機會就在眼前,殺了行者,試煉結束。而對方明顯已經身受重傷,氣血難支,這樣的機會千載難逢,如何不激動。

    狂奔了近一個時辰,見得冥刀體內的真氣已經恢復,陳未名看到前方海島主峰之上一個山洞,立刻一頭鉆了進去。

    “幫我擋!”

    把冥刀扔在洞口,丟下這一句話,陳未名就沖入了山洞里面。精神力的匱乏,讓他頭痛難耐,猶如有人用斧頭劈開了他的腦袋,痛不欲生。

    那種渾渾噩噩的狀態下,幻象叢生,讓他看到各種各樣詭異的東西。

    一身鱗甲,數個腦袋的妖獸。吞吐黑暗之氣,八臂四足的魔物。`背生雙翅,一身纏繞圣潔光環的神人……

    極為詭異,各種玄奇,混亂之中,又是見得那個一身綠衣的女子,手持長劍破開蒼穹云霄,纖纖玉手捏碎了神霄天雷,腳踏乾坤,反轉世界,對著自己飛來,臉上充滿了喜意。

    “!”

    山洞之中傳來一陣陣咆哮,痛呼,放入受傷的猛獸在掙扎,饒是冥刀這等人心性也是忍不住打了個冷戰。他知道行者情況很是不好,但不曾知道居然已經惡化到了這個程度。

    山洞外傳來一陣陣風聲,其中帶著不自然的顫音,就算沒有招風之術,冥刀也知道追兵已經到來,將外邊圍住。

    “冥刀!”劍神在外邊喊道“這場戰斗本就沒有你太多的事情,何苦自找不快。我們要殺的只有行者!

    “不錯!”玄公子的聲音亦是傳來“你可以離開,一切就當沒有生過!

    回頭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山洞,冥刀一臉凝重。深吸一口氣,轉過頭,慢慢的走了出去,嘴角慢慢翹起,又是一臉邪笑。

    “抱歉,我可不當掩耳盜鈴之輩!生過就是生過,這場戰斗你們還沒贏!”

    長刀一揚,死亡之氣凝聚。

    “自尋死路,那就怪不得我了!”

    劍神手中一揮,一道劍光沖天而起,對著冥刀殺去。

    “雕蟲小技,何必拿來唬人!”冥刀一刀斬落,將劍氣崩碎,再看著劍神冷笑一聲“沒有幾分本事的廢物,若不是有你那個大哥給你送來的武器,你算個什么東西。你這第一的名頭,我不服很久了,今天要不要驗證一下!

    “我也早就想砍下你的腦袋了!”

    劍神一臉寒意,他天賦不凡,就算是沒有手中的武器,與冥刀實力也是在伯仲之間。天資過人的人他很早就進入練氣期,又得了其大哥托人送來的古劍,戰斗力更是技壓群雄,成為第一。

    這些年來,無人不服,除了冥刀。每次見面,都難免陰陽怪氣的說他靠兄長的助力。他亦是早想砍下冥刀的腦袋了,可惜一直沒有機會,今天倒是正好了。

    “劍神!”

    眼見劍神真的想與冥刀單打獨斗,一旁的玄公子立刻喊住了他“要證明自己的能力,有的是機會,何必急在今日。殺了行者要緊!

    若是以往,他是巴不得這兩個家伙打生打死,可今日不同。最要的敵人是行者,其他的都可以暫時放在一旁。

    劍神略一遲疑,也是覺得該如此,當即看著冥刀大聲說道“想要與我一決高下,你先活過今日再說。殺!”

    一聲暴喝,殺氣沖天,手持古劍對著山洞方向沖去,其他人亦是各展神通,對著冥刀殺來。

    “我……何懼死亡!”

    冥刀暴喝一聲,氣息沖天,長刀所向,山洞前,立刻陷入一片混亂。

    山洞內,在瘋狂咆哮中,陳未名的精神力終于止住了惡化,開始急恢復。得益于老丁的純元平息功,這種狀態下的他精神力恢復度提升了近十倍。

    兩個時辰后,疼痛止住,混亂的神智終于恢復;叵胫耙姷降幕孟,陳未名頗覺詭異。無論是幻術還是幻象,都是來自于被施術者的腦海。除了那個綠衣女子,那些妖物、魔物什么的,他不知道這些東西的來歷,也確信自己不曾見過,可為何會出現在自己的腦海中?

    思索不解,只能放下,感覺到外邊的戰斗動響,陳未名全心恢復。

    又是過了兩個時辰,當真氣與精神力完全恢復之后,陳未名立刻起身朝外邊走去。剛到洞口,就聽見一聲巨響,再見得一道身影沖了進來。

    陳未名手快,一把將那人接住,再仔細一看,血肉模糊,氣息微弱,不是冥刀又是誰。

7星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