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見面

作品:《萬衍道尊

    顛沛流離的世道,弱肉強食的法則,所有的一切來得快,變得也快。¥f

    被蠱靈君扔入天心池中,一個翻騰站住身形,陳未名看著光芒白亮的洞口,眼中恨色難以掩飾。脫離煙云閣的念頭,從來沒有如此刻這般強烈。

    他一直都想離開這個殺手組織,但一直覺得不能在短時間內用剛烈之法。

    當學會青蓮劍歌,又學會符咒之法后,他以為煙云閣會將自己特別對待,不會再輕易犧牲。尤其是自己身上還有《風水經》,煙云閣該會想盡一切辦法救自己回去才是。

    此時此刻,他才知道自己錯了。在邪靈道君的心中,自己遠沒有想象中的重要。他犯了一個和莊員外一樣的錯誤,以為自己可以占有一席之地,沒想也不過是個隨時可以被放棄的棄子。

    他不想執行這個任務,但更不想死。他要想盡辦法爭取到活著的生機,只能牙關一咬,沿著臺階朝底部而去。

    光芒在身后逐漸消失,前方的臺階慢慢被黑暗籠罩,破妄存真之眼修煉出來的目力讓他并不受影響,卻還是感覺這是一條通往黑暗深淵的世界一般,讓人難以平靜。

    咚咚咚的腳步聲,震蕩著心底,讓陳未名有些惶然,乃至彷徨,甚至都沒有使用風之翼等神通來做可能出現的危險應對。

    一路茫然,猶如又回到了那個不能用神通,不能學道紋的孱弱時期。跌跌撞撞之間,已經到了天心池底部,一扇石門出現在了眼前。

    石門上面有陣法,加上陳未名如今的修為足以輕松推開。只是伸手按在上面后,卻仿佛按在了一座巨大的山岳上。難以撼動。

    猶豫了許久,才終于是鼓起勇氣推開了眼前的障礙。

    青青綠草,嬌艷鮮花,陽光傾灑,讓陳未名忍不住瞇了一下眼睛。外邊的氣氛,驚天戰斗。一個個修行界頂尖渡劫期修士出手,這不知道是多少年不曾見過的事情了。

    他本以為這里面是刀山火海,血池深淵,不曾想居然會是完全不同的畫面。

    水晶的頂部,落下一道道陽光,讓這庭院里面顯得格外溫暖,令陳未名本已凌亂彷徨的心莫名安定下來。

    抬步走進去,看到一個背對著自己的木輪椅,上面似乎坐了個人?梢姲唏g頭發,應該就是蠱靈君讓他尋找的那個老者了。

    輕輕呼了口氣,陳未名終于是緩過神來,恢復了平日之心態。不管將要遭受什么,冷靜才是最好的選擇。

    老者背對著自己,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不曾發現自己的到來,沒有任何反應。催動破妄存真之眼看去。才發現,這竟是一個幾乎沒有修為可言的人。不僅僅是真氣薄弱。甚至能感覺到他的生命能量也似乎將要告罄,到了生命末途。

    老者對著的方向是一幅畫,上面畫著太陽、星辰和月亮,旁邊是一些字畫,有的是純粹的字,有的是畫配著字。

    陳未名不懂字畫如何。但也看得出這些字畫的作者該是有極高的造詣,相當不凡。

    外邊打得熱火朝天,地動山搖的,若可以,陳未名也想在這安靜的庭院里面一直坐下去?上。他不能,蠱靈君給他的時間只有一個時辰。一個時辰后,就算不以任務失敗處決自己,自己也會落入魔門手中,后果不用多想。

    既然蠱靈君說只要自己進來舞劍,那就不用貿然動手殺人了。

    深吸一口氣,陳未名低聲說道“晚輩行者,見過前輩!

    喊過一聲,卻是沒有反應,陳未名只能提高了聲音,再次說道“晚輩行者,見過前輩!

    依然沒有反應,那個老者仿佛是已經睡著,又或者死了一般。陳未名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像他這樣的殺手,越是到了平靜的環境,越是小心翼翼。安靜的假面下隱藏的危險才是最可怕的,石破天驚,一擊斃命。

    想了片刻,有了主意,也不上前,手捏劍指,按照青蓮劍歌的劍痕舞動起來。他不敢太過靠前,擔心有不知道的陷阱。站在門口,一旦有情況,也可以第一時間逃走。

    不過舞劍這法子果然有用,才不過幾個動作,那個老者仿佛夢醒一般,動了動腦袋,在伸出一雙猶如骷髏的手推動木輪椅轉過身來。

    風燭殘年……陳未名只能如此形容眼前的老者了。骨瘦如柴,皮膚黃褐,還有一片片斑點,猶如尸斑。乍一眼看去,簡直就是一具尸體,仔細看去,也差不了太多,好像只要自己猛吹一口氣就能吹死對方一般。

    “你……在干什么?”老者輕聲問道,有些發顫,似乎已經沒有幾分力氣了。

    “舞劍!”陳未名答道。

    老者又問道“什么劍法?”

    “青蓮劍歌!”

    聽得陳未名的回答,老者嘴角微微一揚,似乎極為不屑“這……也能叫青蓮劍歌嗎?”

    “不算!”陳未名停下,輕聲說道。

    對方如此說,他并不意外。煙云閣的這些人都以為自己會青蓮劍歌,卻不知道自己并不會他們以為的那種青蓮劍歌。

    他的青蓮劍歌靠的是符印之法演示,將精神力和真氣凝聚后爆發出來,再演化出青蓮劍歌來。若不用真氣和精神力,他就是個劍法白癡,莫說青蓮劍歌了,連普通劍法也無法演示。

    可在此地使用青蓮劍歌,他又根本無法控制力量走勢,怕是剛剛用出就會將對方給殺死。

    輕蔑笑過之后,老者眼中閃過一絲失望,猶如骷髏一般的雙手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摸著木輪椅轉過身去,再去看向那副畫,直接將陳未名當成了空氣。

    氣氛一時尷尬,陳未名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按照蠱靈君的吩咐,自己該是強行帶走這個老者。

    可這老者看起來已經是行將朽木,怕是隨便一動就會斷氣。而且陳未名也不想將這個貌似很重要的老頭交給煙云閣,一種報復的心思。

    既是如此,那就當做是遭遇了意外吧!

    心中主意一定,符印在手中凝聚,捏碎瞬間,一朵青蓮在庭院內出現。

7星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