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軍訓意外事件

作品:《沒辦法才入的抓鬼坑

    反觀其他在操場軍訓的,明顯要舒服許多,軍姿也就站個十五分鐘左右就會休息一次,期間還會拉歌呀,個人才藝表演啥的,只有軟件班的在那里一動不動苦逼的站著。

    本來對于教官的胡亂觸碰,不少女生心里已經生出反感的,但是一聽到教官那么幾嗓子,又只好忍住了,只不過有少數幾個演技到位的,以中暑,痛經的借口前去休息了,這個教官倒是沒有阻攔。

    稍作休息之后又開始了新的訓練,這次已經是隊伍齊步走了,對于隊伍的整體性要求比較高,估計又是新一輪的折磨。

    雖然教官的行為劉曉東也看著不爽,但是自己畢竟是學生,而且教官的行為看起來其實也挺合情合理的,所以他也不好說什么,只不過彭露露已經湊到了他旁邊也表達了自己對于教官行為的質疑。

    “要不要我動手教訓下他?我看著他欺負女生就不爽!

    “別鬧”

    劉曉東情急之下直接說了出來,好巧不巧,這會大家都沒有在喊口號,所以這兩個字自然也落入了教官二中,不用想,教官肯定給劉曉東了來一波關愛。

    “你,出列,一百個俯臥撐,還有其他人想要試試的可以出列!

    劉曉東白了一眼彭露露,一百個俯臥撐倒是不難,只是這么一搞估計教官會盯上自己那就麻煩了,彭露露了吐了吐舌頭,趕緊先溜到了一邊。

    劉曉東這邊正做著俯臥撐,突然就聽到了打斗聲,抬頭一看,一個學生此時正被教官按在地上亂捶,劉曉東記得這個人好像是叫付云生。

    那付云生其實也挺壯的,一米七幾的身高,但是在教官面前卻宛如雞仔一樣被教訓,但那男生也是狠,即便被按在地上爆打,眼里也滿是狠勁。

    “我艸尼瑪的,仗著自己是教官就隨便吃女生的豆腐?啊,你特么摸了我女朋友的手多少次了?狗幣兵痞子!

    那男同學嘴里正罵著,教官直接給了他嘴巴一拳,嘴角都滲出了血跡。

    兩位班助看著眼前這個情況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好先勸同學們站好,他們兩個想去拉開教官結果直接被教官一把推到了地上,這下男同學們終于忍不住了,不僅自己的同班同學被這樣欺負,這教官連班助都開始動手了。

    軟件班的十幾號男生異常默契的奔向還在暴打自己班同學的教官,這時候在場的其余教官見情況也過來了,然而讓軟件二班同學失望的是他們并不是來勸阻他們的教官的,僅僅只是攔住了暴動的同學。

    “別做傻事,動手了你們的學業可能就完了!

    其余的班的教官額頭上也滲著冷汗,規矩內心也在糾結該幫學生還是自己的班長,權衡之下還是選擇先攔住學生再說。

    準備前去幫忙的男生雖然有十幾人,但是教官雙腿一叉,雙臂一振他們竟然也是無可奈何,還真不愧是部隊里面的人。

    眼看著自己的男朋友都快要被打到血肉模糊了,付云生的女朋友哭喊著說別打了,想去拉開教官,結果那教官似乎已經打的上頭了,什么人去都是一把推倒在地上。

    “看著我干嘛,動手啊!眲詵|差點被氣死,這會彭露露倒是不動手了,一臉呆萌的看著自己。

    “我這不是怕你又說我亂來嘛!

    彭露露撅著嘴巴,剛說完就來到了教官那里,隨后便直接上了教官的身停下了他的動作,這下倒好,付云生見反擊的機會來了,反過身把教官的身體壓在地上開啟了報復式亂捶,趁那群教官在攔阻學生,劉曉東趕緊跑過去攔住了付云生。

    “兄弟,別置氣,為了你女朋友和你自己,清醒點!

    這發了瘋的付云生力氣是真的大,劉曉東差點被甩到地上,不過好在挨了他一拳之后還是把他給拖開了。

    “大家都看到了,是教官先調戲咱們的女同學在線還打咱們班的學生,但是咱們不能動手,咱們是來讀書的,各位教官,我想總指揮會妥善處理這件事情的吧!

    劉曉東抹了一把汗之后說道,說實話,他也想動手暴揍這個教官一頓,這種教官還真是生平所見,但真要義氣用事了規矩他會被他家里人給打死去。

    “對不起大家,對不起同學們,是我的錯!

    那教官跪了下來,不停的扇著自己的耳光,劉曉東自然知道這是彭露露搞的,估計等下彭露露脫身之后這教官還會發狂,得先叫個大佬來才行。

    “這位教官,請告訴我總指揮所在的地方,這事情如果不叫總指揮來我們學生和你們都不會好過!

    見到教官已經那樣,學生們也終于停下了沖動,惡狠狠的看著那教官,其余教官也終于放下心來,只不過聽到劉曉東這話的時候還是猶豫了一下,他們其實年齡比劉曉東他們也大不到哪里去,而且才剛入伍一年不到,所以也有些猶豫不決。

    “教官,求你了,不然我這位同學的大學生活真的會有麻煩,不用你們出面,我出面就好!

    劉曉東抹了一把汗,看來自己班的那位教官在其余教官那里的威信很高,但是從那兩位班助沒有去叫總指揮而是選擇拉架來看估計也是不知道總指揮在哪里,只能寄希望于另外的教官身上了。

    在劉曉東的再三請求之后其中一位教官還是偷偷告訴了劉曉東,劉曉東說了聲謝謝,然后問了一聲剛剛有沒有哪位同學錄像了,不然沒有證據單憑他一張嘴恐怕人家也不會相信。

    好在其余班有不怕死的還真錄像了,劉曉東拿了手機就趕緊跑去找總指揮去了。

    到頭來兩個班長什么事情都沒做,劉曉東也是無奈,本來想著最近沒有和什么邪祟打交道,可以安安靜靜的軍訓完然后讀書的,結果卻碰上這檔子事。

    果然,那個總指揮一開始是不相信他的兵會做這樣的事情,不過當劉曉東掏出手機之后他還是相信了,視頻給總指揮看完之后劉曉東也識趣的刪掉了。

    那名教官最后怎么樣了劉曉東不知道,也許是收拾收拾從部隊除名了,也許只是關個禁閉,總之第二天軟件班換了個教官,這件事情也就這么不了了之了。。

    不過這些事情劉曉東并不關心了,只要他自己和那位同學的大學學業沒有受到影響就行,不過不領情的人總有人在,比如付云生,又比如自己班的班長熊茜蓮。

    這付云生還好理解,不就沒有讓他自己出那口氣嘛,只是那本來還有些好感的班長熊茜蓮劉曉東就不理解了,看起來文文弱弱的,居然指責自己當時不應該去像別的同學要手機,笑話,沒有手機做證據這件事情能把那教官弄走么,吃虧的不還是她這個女的。

7星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