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孤魂野鬼幫忙

作品:《沒辦法才入的抓鬼坑

    人的本性離不開吃喝性,在這個基礎上才是精神上的追求也就是玩,劉曉東現在也只能先按照這個思路去繼續找童智的魂魄。

    為了節約時間,劉曉東只好去找了秦荷,畢竟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而且秦荷可能比自己更加方便去搜尋童智。

    “總之事情就是這樣,我東你西,一看到通知先抓起來然后和我同步一下情況,我替童智先感謝你了!

    和秦荷簡單說明了下來意,秦荷點了點頭,換了雙鞋之后就跟著出門了,無論是不是真的愿意幫忙,劉曉東都覺得這一聲感謝都是必須的。

    “行,人命要緊,到時再詳聊吧,這個情況我也挺好奇的!

    秦荷說完之后就直接往學校西邊搜尋去了,劉曉東深呼吸了下之后開始往東邊搜索,現在他倒真的希望童智拿貨是個腦子里面只裝著女人的貨色了,不然要找到他剩下的三魂六魄無異于大海撈針,現在彭露露那邊的情況劉曉東也不知道,希望她至少已經找到已經找到一魂后者一魄了吧。

    “那家伙會不會就在學校里面呢?”

    劉曉東突然冒出這樣一個念頭。

    如果童智那家伙其余的魂魄跑到女寢室去搞偷窺那自己不就忽略掉了?不過劉曉東想了想之后還是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童智這貨雖然好色,但也不知道去偷窺自己的同學,但是對于失足女的話就不同了,而且就算要去女寢室搜尋他劉曉東也不方便,如果確實有可能的話到時讓彭露露出馬也行。

    學校周邊的飲食娛樂場所著實多,劉曉東找的有些頭皮發麻,進一家kv一個一個房間搜索的時候劉曉東差點被當成偷暴打一頓,不過雖然自己的行為傻逼了點,但只好功夫沒有白費,在一家kv的兩個房間了分別找到了一魂一魄,沒想到童智這貨還挺喜歡唱歌的。

    現在還剩下兩魂五魄,最讓劉曉東擔心的還是主魂,關鍵是聯系不上彭露露,因為他還是覺得彭露露找到童智主魂的可能性要大些,因為他總覺得童智那些平時想做又不敢做的事情變成魂魄之后肯定會去實施。

    接下來的半個時里,劉曉東再也沒有見過童智的一魂一魄,正在焦急之時接到了秦荷的電話,她那邊的聲音有些斷斷續續,尖銳的電流聲和鈴鐺聲當中劉曉東聽到了秦荷帶有恐懼的不太清晰的話語,似乎是在說放過她。

    但是當劉曉東想要確認清楚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的時候通話已經斷開,再撥打過去已經提示對方已關機。

    “什么情況?”

    劉曉東有些懵逼,按理說能夠讓秦荷能夠感到害怕的已經沒什么東西了,但是現在劉曉東已經沒有多余的念頭去關心秦荷的情況了,無論是碰到道人還是厲鬼他都覺得秦荷就算不敵也能跑掉,畢竟秦荷的恐怖他還是知道,而且電話當中那句放過她說不定又是她的示敵以弱,現在的劉曉東更加擔心的還是他的室友童智這個普通人的情況。

    然而當劉曉東打開地圖查看情況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離開學校有兩公里遠了,目前自己手里還只有童智的一魂兩魄而已,她現在似乎多么希望能夠聯系上彭露露讓她告知自己她那邊的進展。

    滿頭大汗的劉曉東坐在馬路旁邊,有些絕望的看著過往的車輛和行人,都已經找了這么遠,他現在也不知道該怎么繼續下手了,他開始自責自己為什么當初就不跟著童智一起去上廁所,要是一起去的話肯定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看著手上的瓶子,劉曉東抹了一把臉,他有些懷疑是不是因為自己接觸了邪祟之物才會導致身邊的人會出現情況,若是這樣,他寧愿不要這一身捉鬼的本領和知識,當個普通人好好讀書,然后按照正常的節奏,畢業,工作,結婚生子,直至自己死去。

    “如果是爺爺的話肯定會想到從道術上想辦法吧!

    劉曉東看著頭頂上的星星,忍不住嘆息。

    面臨困難的時候人都會忍不住去質疑自己的能力,甚至質疑自己本身的這個人,劉曉東也是一樣,而且他的這種困難甚至連找旁人幫忙都難。

    但如果真的一有困難就質疑自己,否定自己,那永遠都出不了圈,永遠都是個lsr,哪怕被嘲笑也好,被冷眼看待也好,硬著頭皮也得想辦法。

    劉曉東干脆坐下來不動了,口中喃喃著自己是聰明絕頂的,一定能夠想到辦法的。再次打了下秦荷的電話,依舊是已關機,那學校周邊基本上就只能靠自己搜尋了。

    既然童智已經是魂魄狀態,那用其余鬼魂去找肯定比自己要方便而且迅速的多,劉曉東靈光一閃,雙手一拍,當下決定使用勾魂咒將附近的鬼魂野鬼先全部聚集起來再說。

    勾魂咒一出,周圍的溫度也漸漸變低,不到五分鐘的功夫劉曉東居然已經聚集不下五十個孤魂野鬼,一個個想跑又跑不掉,瑟瑟發抖的看著劉曉東還以為劉曉東要對他們做什么。

    “不好意思打擾到大家了,我先跟大家說聲對不起,只是我一個同學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三魂七魄盡散,需要大家幫個忙找尋一下他的魂魄,當然我肯定不會讓大家白做事情,凡是找到主魂的,明天房子一棟,冥幣十斤,找到其余魂或者魄的,冥幣十斤,其余的無論有沒有找到,三斤冥幣,我就在這里等大家,無論找沒找到,大家凌晨四點之前到我這里來記錄下名字和出生年月日!

    看著密密麻麻的鬼影,劉曉東很快制定好了方案,無論是十斤冥幣還是三斤冥幣,對于這群孤魂野鬼來說都是一個天文數字,所以當他們聽到這些數字的時候鬼眼當中泛起的綠光都格外的有些滲人。

    “我們該怎么相信你,你會道術,萬一你到時過河拆橋怎么辦?”

    其中一個鬼魂居然沒有被誘惑沖昏頭腦,依舊謹慎的看著劉曉東,畢竟能夠輕松把他們聚集到一起他相信劉曉東也能輕松滅掉他們。

    “你們不用討價還價也不用質疑我,我沒有那閑功夫逗你們玩,也沒有那閑功夫逗你們一遍再送走你們,我僅僅是有償請你們幫個忙,接受或者拒絕你們自己考慮就好,不強求,不過我想你們作為孤魂野鬼的日子也不好過,拿到那些錢,到時再加上我的幫忙,或許你們下輩子可以投個好胎,你們自己考慮下,只剩下兩魂五魄了,數量有限!

    劉曉東一番話下來瞬間化被動為主動,本來因為那鬼魂的話大家還有一絲動搖的,一聽到劉曉東后面這話,都立刻消失原地去找童智的魂魄去了,那有些不相信劉曉東的鬼魂思忖了幾秒鐘之后說了句“暫且相信你”也加入了搜尋大軍。

    劉曉東深呼吸了一口氣,說實話他還真怕這群孤魂野鬼不答應。

7星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