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0章:異國的嘴臉(二更)

作品:《花開花落花滿盈

    韓余老婆的話響起之際,美子在氣憤之余,她鐵青著臉在看站在她面前的這個老女人的同時,她不由得也看到了周圍人在聽到這番話時竊竊私語的表情。

    與此同時,美子更是對站在面前的這個老女人忍無可忍,不自覺間也將尤為難聽的話說出了口。

    “承蒙您抬舉嘞,雖說我和別人比不了,但是和您比還真是有幾分姿色!”

    “您那出門之前多照照鏡子,可能之前沒人和您說過,化這么濃的妝出門,很容易把人嚇到的!”

    “不過,我也能理解您,畢竟風華不在,只能寄希望于這些化妝品上!

    “還真是難為了韓總,他每天還要面對您,與您同c共枕,想想都覺得是一件挺恐怖的事!”美子的這番話無疑是捅了馬蜂窩,與此同時,韓余老婆在瞪向她之際,都能讓人明顯得看到她此時的瞳孔正在一點點的擴大!

    “你,你”在氣急敗壞之際,韓余老婆頓時火冒三丈,一時氣結,半晌沒能說出一句話。

    “好你個小妖精,你敢這么說老娘,看老娘今天我不撕了你的嘴!”說完,韓余老婆隨即拿出潑婦罵街的姿態,當即抬起s一把抓住美子的頭發。

    氣急敗壞的韓余老婆更是一邊用力地拉扯她的頭發,一邊開口罵著她。

    當看到眼前發生的一幕兒,眾人皆是一驚兒,但是沒有一個人敢走上前去勸架,畢竟這幫哪一頭都不合適!

    美子被韓余老婆一直抓著頭發,半晌沒能抬起頭來,她也不是軟柿子,更不是善茬,隨即抬起雙手一頓兒猛揮,也在不一會兒的功夫抓住了韓余老婆的頭發。

    “呀!你個小賤人,你敢抓老娘的頭發!

    “我今天就讓你知道老娘的厲害!”說完,韓余老婆被迫低著頭,更是尤為用力地再度去抓美子的頭發,也因為她的這一舉動令美子不停的尖叫出聲。

    場面一度兒的混亂不堪,于奇見狀又不能不管。

    “你馬上去叫韓總過來,這事只有他能解決!”于奇隨即讓一直跟在他身邊的那個少年去找韓余。

    “于經理,這多好的一出戲,您可真會破壞氣氛!”少年依舊在怪韓余做事不地道,他不想跑這趟腿。

    “讓你去,你就去,哪來那么多廢話!睆挠谄娴脑捳Z里,少年聽出了這事的嚴重性,也就沒有繼續打趣下去,隨即向韓余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在少年走后,于奇只能硬著頭皮向著在大堂中央兩個瘋狂互相抓著彼此頭發的女人走去。

    “我說二位,您們這是做什么呀?”

    “有什么解決不了的問題,犯得著動手嗎?”

    “這么多人看著那,影響多不好呀!”這兩個女人愣是沒有理會于奇的好言勸解,她們互相看著彼此,火光四射,更是有種勢必要分出個勝負的架勢!

    “于經理,這里和你沒關系,你該忙什么忙什么去!

    “這是我和這個小賤人之間的事,你少插手!”韓余老婆雙眼一直瞪著美子,與此同時不忘對于奇開口說道。

    “你這個女人就是個潑婦,既然你沒完沒了,那么我就奉陪到底!”說話間,美子的雙眼也瞪向她,她更是將之前難得培養出來的淑女形象忘于腦后。

    于奇看著站在面前的女人互相抓著彼此的頭發,她們彼此間也因為如此瘋狂的舉動令她們的頭發早已亂得不成樣子。

    也許這便是女人的戰爭,她們二人更是顧不上她們此時是多么的狼狽不堪!

    于奇一個大男人站在一旁真得是有種愛莫能助的感覺,他也唯有站在一旁接連嘆氣。

    就在他一籌莫展之際,韓余這個最佳男主角終于出現了。

    “你們在干什么?”韓余出現在大堂之際,他當即開口厲聲喊道。

    當韓余的聲音響起之際,她們二人隨即松開了彼此,也在此時,她們才看到彼此之間過于狼狽的一幕兒。

    在她們二人松開彼此之際,韓余當即走到她們中間,看著她們兩個各自被抓得猶如馬蜂窩一般的發型,一股怒火頓時從心口升起。

    “你們兩個看看自己像什么樣子?”

    “一個怎么說也是韓家的二夫人,一個又是我的秘書!

    “你們兩個人居然在這里打架,難道你們二位是嫌我們古玩行的宣傳力度還不夠嗎?”

    “在這里給古玩行做免費的宣傳!”憤怒之余,韓余更是指著她們二人開口罵道。

    韓余老婆和美子各自都沒有再說什么,在她們聽到韓余的責罵之際更是當即別過臉,互相更是不愿意再看彼此一眼。

    “你們兩個跟我去辦公室!”說完,韓余率先走起,可在他先走一步之際,他轉身間卻沒有看到站在大堂中央的兩個人有想跟隨的打算。

    “怎么,難道你們兩個人還打算站在這里丟人嗎?”韓余隨即補充了一句。

    在聽到韓余這番話之際,她們兩個人便各自白了一眼彼此,隨即跟在韓余身后向著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

    當辦公室的門被再度關閉之際,她們二人站在辦公桌前看著坐在她們面前的韓余。

    韓余忍住笑意一臉嚴肅地看著這兩個猶如梅超風一般的女人。

    “說說吧,你們兩個人是因為什么事打起來的?”韓余板著臉,假模假式地問道。

    “你問她?”韓余老婆索性將矛頭指向站在一旁的美子。

    “韓總,這事真是不怪我,是夫人先動的手!泵雷庸室庋b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在韓余面前博同情。

    “嘿,你還學會惡人先告狀了!”

    “叫你狐貍精還真沒叫錯!”韓余老婆見到這個尤其會演戲的美子,她甚至有種抽她一巴掌的沖動。

    “你,注意措辭!”韓余隨即開口打斷了她老婆略顯粗俗的話語。

    “韓總,我,我不干了,我離職算了!

    “與其被韓夫人看著這么不順眼,我在這里繼續干下去心里也不好受!边@美子說哭就哭的本事真是讓韓余老婆望塵莫及,也讓她不由得冷笑出聲。

    一聽美子說要離職,韓余當即坐不住板凳,隨即站起身來,神情更是尤為的緊張。

    尤其是當看到美子蒼白的小臉上落滿淚痕,他那叫一個心疼呀!

    但是礙于此時辦公室內有他的老婆,他還得故意裝得尤為淡定,對于他來說,真的是一種煎熬呀!

    “美子,現在是古玩行用人之際,而你也是現下里古玩行極度缺少的人才!

    “你可萬不能棄我于不顧呀!”韓余苦口婆心地說道。

    而他這番話更像是說給他老婆聽的!

    ()

7星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