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5章 第 165 章

作品:《五個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媽

    第165章幾個大佬爸爸的聚會

    caie和季震天果然要回來了,顧沅審時度勢,想著caie和季震天回來了,自己這一群人自然不好意思繼續留在這里。格格黨

    不過在顧沅搬去哪里的問題上,幾個兒子發生了激烈的爭執。

    季祈森淡漠地問道:“為什么不可以繼續住在這里這別墅是我名下的”

    所以,這是他的房子他的媽,有什么問題嗎

    聶遇則是直接摟住顧沅的肩膀表示:“媽,去我那兒吧,我保準給你吃香的喝辣的,把你老人家伺候得周周到到,還有那些經紀人,全都隨時待命我每天親自送你過去拍戲”

    霍瀾庭差點蹦起來:“當然是去我那里,我家要什么有什么,還有每天從janaica飛來的水果蔬菜”

    聶遇呵呵一笑:“那我馬上雇一輛飛機每天給我運”

    霍瀾庭昂著頭叫板:“我讓我爸馬上封鎖janaica市場,除了我家,誰也不想運”

    聶遇咬牙,杠上了:“那我這輩子都不會認你爸這個后爸”

    這話一出,霍瀾庭愣了下,之后眉開眼笑:“那好吧,我不讓我爸封鎖janaica市場了,你一定要認我爸這個后爸啊”

    聶遇當然不認

    聶遇恨不得把那句話直接給吃下去,他抬頭看過去,只見季祈森正用鄙視的眼神望著自己。

    他就知道

    就在這一番吵鬧中,最后洛鈞天出面了:“最近我們一直住在祈森這里,叨擾他不少,雖然說是自家兄弟,但是時間長了總是不合適,況且季叔叔要回來了,確實應該離開。至于媽媽”

    他笑道:“先去我那里住吧,正好最近要一起拍戲,住我那里也方便!

    季祈森這次沒表示反對意見。

    聶遇看看霍瀾庭,霍瀾庭看看聶遇。

    霍瀾庭:“行吧,我聽大哥的”

    如果去自己家,怕是二哥哥三哥哥都要反對了。

    聶遇沒好氣地說:“我也沒意見!

    如果去自己家,這個小五子還不知道鬧騰成什么樣,算了,他退一步海闊天空,息事寧人。

    顧沅坐在一旁,看著幾個兒子爭爭吵吵,這讓她想起了以前看過的一個老劇墻頭記,風中殘燭的老父親被推上了墻頭,兩個兒子都不要。到了后來她都懶得聽了,坐在一旁聽音樂打游戲。

    最后終于看著幾個兒子吵出來一個結果,她摘下耳機,望過去:“有結果了嗎,我到底要去誰家”

    顧沅對于去大兒子家,其實還是蠻期待的。

    五個兒子中,仿佛她相對比較不熟悉的就是鈞天了,或者更精確地說,在她眼里,其它都是很兒子的,只有這一個,哪怕心里知道她是兒子,但是下意識總覺得,前輩,敬仰。

    如今能去大兒子家住,和他一起學習下專業技巧,一起拍戲,培養下母子感情,這倒是不錯的機會。于是這天,就連回去研究員的江引楓都回來了,幾個兄弟打算一起吃個飯告告別。

    不過就在這時候,季震天和caie竟然早早地回來了,這倒是讓人意外。

    季震天聽說顧沅等人要離開,連忙表示:“其實不用,我和caie打算出去住,并沒有打算和祈森住一起!

    他現在正在對caie迷戀得不要不要的,這次回來,也是想讓兒子和caie正式認識下,如果可以,他甚至抱著能結婚的打算了。

    畢竟年紀大了嘛,他突然覺得他也應該安穩下來了。

    但是他當然不要和他的caie一起住在家里,畢竟前幾天caie還夸贊過說他兒子年輕有位冷漠性感但是看上去很有魅力,萬一他的小嬌妻和兒子看對眼怎么辦,所以他一定要杜絕這種事情的發生。

    洛鈞天聽了,笑著道:“住在這里叨擾不少時間,我也應該回去了,畢竟大家各有事情要做。正好季叔叔回來了,我們一起可以吃個便飯,大家熱鬧熱鬧!

    熱鬧一下,這倒是個好主意,大家都沒意見。

    季震天聽聞,連連點頭:“不錯,那干脆把你們爸爸都叫來吧!

    都叫來

    顧沅有一刻的迷惘,五個兒子,五個爸爸在一起聚會嗎

    然而有人起哄,就有人抬轎,這邊季震天剛說出來,那里聶遇表示:“好,那我也叫我爸爸來”

    于是聶遇馬上給他爸爸打電話,讓他爸爸過來:“什么你在忙工作工作重要還是你兒子重要來吧,快點來,你今天不來,咱就斷絕父子關系”

    霍瀾庭一看,馬上表示不服氣,他也給他爸爸打電話了:“爸爸,你今天有空嗎你過來吧,季伯父來了,聶伯父也要來,我幾個哥哥的爸爸都來了!

    說完,他壓低聲音悄悄地說:“你必須來,爸爸,可不能讓我媽媽被他們搶走”

    江引楓站在那里,有些茫然地看看聶遇,看看霍瀾庭,他猶豫了下,問自己的南宮管家:“南宮管家,我是不是也要給我爸爸打電話”

    總感覺他不做點什么,好像怪怪的。

    南宮管家神情一頓:“好像可以吧”

    如果只有自家少爺的爸爸沒來,自家少爺會不會顯得孤單,會不會被其它兄弟排擠南宮管家想了想,覺得還是打個電話問問比較好。

    江引楓:“那我爸爸的電話號碼是什么啊”

    南宮管家神情又是一頓,突然想哭了,他家先生,沒有手機啊,人家不用啊

    因為人家說了,手機這個東西只會讓他隨時被人打擾,影響他的工作。他只需要在自己想聯系別人的時候聯系上別人就行了,至于自己不想聯系別人結果別人卻聯系自己,那不可能的。

    就在南宮管家為難的時候,旁邊的端木管家過來了,好心地問:“怎么了,南宮賢侄,需要幫助嗎”

    南宮管家趕緊把自己的處境告訴了端木管家,端木管家倒是很好心:“這個好辦哪,之前季少爺不是派人找過你江先生嗎,他一定有辦法聯系上!

    南宮管家恍然,于是連忙問起來季祈森。

    江引楓和南宮管家這一對的難題擺在大家面前后,顧沅突然開始心塞,她心疼自己這個四兒子。

    這是攤上了怎么樣一個不負責任的爹啊,之前十七年又是過著怎么樣的日子啊

    季祈森聽了,自然積極幫忙聯系,霍瀾庭也表示自己爸爸可以幫忙,最后在大家的幫忙下,江引楓的那位爹江萬兵終于聯系上了,恰好他也剛剛結束了一個研究項目,正想找自己兒子談談兒子那個彗星行星的事,竟然一口答應要過來。

    而洛鈞天的父親洛斯年聽說了這件事,表示也會過來看看。

    至于霍縉琛,當然是更不會說什么。

    自從顧沅回來后,她一直在忙,他還沒有機會和她私下見過,如今能光明正大地過來,同時會一會她其他幾個兒子的爸爸,自然是再好不過。

    于是就在顧沅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五個兒子已經紛紛聯系上了自己爸爸,五個爸爸紛紛表示要來。

    顧沅突然感到很茫然一時想起霍縉琛,不知道霍縉琛看到這么多兒子的爸爸,作何感想

    其它人也就罷了,caie看著顧沅,兩眼發出檸檬光:我辛辛苦苦百轉千回才握住了一位大佬的手,你躺在那里一覺醒來就成了五個大佬兒子的媽。

    這些爸爸們都是非常有行動力的人,于是在這一天,五個兒子五個爸爸的聚會真得就這么上演了。

    最先來到的是聶南青,聶南青一眼看到季震天挽著caie的胳膊笑得春風滿面,不由感慨,拍著季震天的肩膀:“老季啊,你變了”

    季震天:“等你被愛情的閃電擊中,你也會變!

    聶南青聽得卻是心里別有一番滋味,抬頭望向旁邊的顧沅。

    顧沅忙和聶南青打了招呼。

    聶南青也連忙熱情地道:“恭喜,恭喜顧小姐,五個兒子都找齊了,不容易”

    季震天也想起來了:“顧小姐的第五個兒子,可真是天才少年,我聽說他最近提出的行星彗星什么的理論,已經轟動科學界,聽說各國都已經發射探測衛星前去探測。顧小姐,你福氣不淺啊”

    顧沅也笑著和他們打招呼,不過臉上笑著,心里卻一陣陣發苦。

    說好的大家一起吃個便飯,為什么這兩位的衣著都是如此鄭重,還有,他們的言語為什么這么商業氣息

    就在這個時候,門口傳來一陣腳步聲。

    抬頭看過去,只見穿著一身干練西裝的霍縉琛牽著兒子霍瀾庭的手往這邊走來。

    穿著簡潔西裝的霍縉琛清冷高貴,黑色西裝給人一種傾軋式的疏離感,不過因為手里牽著那么一個軟萌可愛的小男孩,那神情間便多了一絲溫暖。

    而當霍縉琛一出現,季震天和聶南青便紛紛上前打握手。

    “霍先生,您好,您好!

    “季先生,聶先生,好久不見!

    “哈哈,自從上次沙拉伯王子的婚禮之后,我們也好幾年沒見了!

    “是。這次也是巧了!

    “對,哈哈哈,好巧,好巧”

    “這是令郎,長得太好了,聰明可愛有出息啊”

    caie見狀,悄悄地溜到了顧沅身邊,小聲說:“這算是什么啊不是說好吃個便飯嗎”

    為什么她覺得,這三個男人,仿佛在參加聯合國巨頭會議

    聶南青,季震天,霍縉琛,一位是掌控全球傳媒的大佬,一位是世界排名前列的ak集團創始人,一位是霍家當代的家主,這三位,隨便哪一個都是可以直接上財富雜志專訪的人物,現在這三位聚在一起。

    caie覺得這偌大的大廳已經裝不下這三位了。

    顧沅深吸口氣,努力地淡定下來。

    沒什么大不了,她有五個大佬兒子,每個大佬兒子又有一個大佬爹,所以,這才三個而已,她會被嚇到嗎

    于是她開始硬著頭皮上前,和霍縉琛打招呼:“霍”

    這一個字剛出口,霍縉琛便道:“沅沅!

    一聲沅沅,清冷卻又溫和,落在了每個人耳中。

    聶南青和季震天面面相覷,突然之間不明白自己出現的意義了。

    不過好在這兩位都是見過大風大浪的,聶南青上前:“恭喜,我聽說霍先生和顧小姐在一起了,兩位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季震天早就知道這事,只不過知道是一回事,親耳聽到是另外一回事了。

    誰能想象,那個傳說中不近女色疑似同性戀的霍縉琛,擺著一張鄭重其事的面孔,竟然直接叫顧小姐沅沅。

    顧小姐那可是他們兒子的媽,他竟然直接叫沅沅了。

    果然人和人是不一樣的。

    他也連忙上前,笑著說:“這確實是一大喜事啊”

    霍瀾庭笑瞇瞇地放開了爸爸的手,挽住媽媽的手,用四歲小孩特有的小奶音軟軟地喊道:“媽媽,我爸爸今天是不是很帥”

    霍縉琛垂眸,淡淡地道:“瀾庭,不要亂說話,去找你哥哥們玩去吧!

    霍瀾庭眨眨眼睛:“好,我去找我三哥哥”

    顧沅見狀,忙也跟著道:“那我也過去看看吧,今天人多,不知道午餐準備得怎么樣了,我幫著去看看!

    霍縉琛抬眸看向她。

    本是冷靜的黑眸,瞬間如浪濤翻滾,男

    眸光平靜無波,冷靜沉穩,看似沒有什么情緒,但是顧沅卻覺得那平靜的海面之下仿佛有隱隱情緒翻滾。

    她覺得自己的心思被看透了。

    她根本不知道午餐要怎么準備以及準備什么,這當然不屬于她操心的范疇。

    她抿唇,輕笑。

    旁邊的季震天聶南青以及caie都突然覺得自己很多余。

    當霍縉琛的眸光在觸及顧沅的時候,這個冰冷高貴的男人仿佛有了一種些微的變化,并不明顯,但是卻足以讓周圍的人感覺到。

    就好像冰玉雕刻成的石人有了溫度,變得溫暖和柔軟起來。

    顧沅也意識到,周圍驟然安靜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看霍縉琛,在看看她。

    仿佛兩個人之間有一條無形的線牽引著。

    就連霍瀾庭都仰著臉不說話了。

    霍縉琛在凝了顧沅片刻后,終于收回目光,抬手摸了摸自己兒子的腦袋:“那你和你媽媽一起過去玩吧!

    只是一句話而已,所有的壓力驟然減去,顧沅總算松了口氣,牽著霍瀾庭的手就要離開。

    心里卻在想著,誒,你和你媽媽去玩吧,怎么感覺自己好像被歸到和瀾庭是一類呢

    那語氣,像是打發一個孩子。

    一直到了吃飯的時候,洛斯年和江萬兵都沒有來,洛斯年打來電話,說是有一個緊急的手術耽誤了飛機,可能需要晚來幾個小時,至于江萬兵,則是直接沒回應,聯系不上,失蹤中。

    南宮管家顯然是已經習慣了這種情況,他無奈地看著自家少爺:“先生不來那就不來吧!

    江引楓抿唇,點點頭:“嗯!

    他確實也應該已經習慣了,過去一直都是這樣,他見過自己爸爸的次數本來就屈指可數。

    顧沅見此情景,自然是心疼不已,便干脆讓江引楓挨著自己坐下,她要好好照顧江引楓來彌補他過去所受到的一切疏忽

    季震天也是初次見到江引楓,自然是不免多看了幾眼。

    這少年,長得實在是太美了。

    聶南青是忍不住贊嘆連連:“這位江先生相貌這么好,如果進娛樂圈,那一定是大有可為,可惜了,可惜了”

    怎么就去研究什么星星了呢去研究星星還不如來當明星啊太可惜了

    季震天自然是連連點頭,事實上他已經打量了江引楓好一番,這模樣確實是好,讓人看一眼就忍不住再多看。

    誰知道正看著,他突然發現不對勁。

    他猛地望向自己身邊的caie:“caie,你在看什么”

    caie盯著江引楓挪不開眼:“他好美,天哪,我這輩子沒見過這么美的男人天哪,怎么有人可以長成這樣”

    季震天頓時嫉妒得眼睛都瞪大了,醋壇子被打翻,他難受得不要不要的。

    怎么會有這種事,他的女朋友,竟然當著他的面這樣夸贊另外一個男人。

    雖然那個男人年輕了點,但也是男人啊

    然而caie卻仿佛絲毫沒有意識到,她還沉迷于江引楓的美色中:“太養眼了,他帥炸了”

    季震天的臉沉得簡直是像是一頂黑鍋底了。

    而江引楓坐在一旁,還完全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他乖乖地對顧沅說:“媽媽,那個是不是很好吃”

    說著,他舔了舔嘴巴,很期待很軟萌的樣子。

    caie受不了了:“天哪,他好可愛”

    現場突然變得很安靜,除了caie的驚呼,仿佛再沒有別的任何聲音了

    季祈森挑挑眉,沒說什么,淡定地繼續吃飯。

    季震天沉著臉,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帥嗎可愛嗎不不不,那就是一個嫩雞崽子,有什么可愛的

    一點不可愛

    顧沅看著此景此景,她突然擔心季震天一惱怒直接走她兒子,連忙提醒caie:“caie,我兒子還小呢,他就是長得好看,其實他傻傻的!

    然而caie完全沒聽明白她在說什么,此時的caie已經被美色沖昏了頭腦:“他有顏值啊,顏值就是正義他美啊”

    身邊,老男人季震天被氣得發出“咳咳咳”的聲音。

    好在這個時候,洛鈞天出場,他笑著說道:“caie小姐對美的欣賞一如既往,我家四弟確實很美,任何人見了他都會驚嘆,當時我見了他也是這樣!

    他這話一出,聶遇也跟著點點頭,之后過去抱住了江引楓的肩膀:“對啊,我弟弟就是這么美,沒辦法!

    顧沅則趁機趕緊對caie使眼色,caie終于意識到了,她聽著那咳咳咳的聲音,看向了身邊化身老檸檬咳嗽不止的季震天。

    “喔美的存在總是讓人欣賞,就像我喜歡欣賞藝術一樣,你說是不是啊,老季”說著,caie一臉溫柔地挽住了季震天的胳膊,嬌媚依賴。

    季震天總算覺得挽回一些面子,深吸口氣,努力地讓自己鎮定下來,當做什么都沒發生過。

    在場所有的人,都也假裝什么都沒看到,很快一切都恢復了原樣,洛鈞天笑著和霍縉琛說話,霍縉琛一邊和洛鈞天說話一邊關照著自己兒子,顧沅叮囑江引楓多吃菜,caie甜甜蜜蜜地幫剛才滿頭綠草的季震天分割牛排,聶遇唇邊含著一抹笑不知道在想什么,聶南青正襟危坐仿佛參加商業飯局。

    總體氣氛還是不錯的。

    就在這個時候,聶遇卻突然說道:“媽,我爸之前送你的那尊金身雕像,最近我打算讓人保養一下,你看看哪里有要改的嗎”

    金身雕像

    大家頓時腦補了一個畫面。

    提起這個,聶南青自己也有些尷尬,畢竟那個禮物是自己送給顧沅的,而現在顧沅和霍縉琛在一起了,這關系,這距離,這禮物,他怎么覺得這么不對勁呢

    他只好硬著頭皮說:“那個金雕像當初還是為了感謝顧小姐對聶遇的教誨,才送給顧小姐的,沒想到現在都需要拿去保養了。不過沒辦法,金子嘛,確實需要定期洗洗!

    顧沅連忙道:“我沒什么想法,怎么保養,你看著辦吧”

    話題很快略過去,但是一個小小的話題,自然在大家心里投下了一些漣漪。

    霍瀾庭是突然覺得飯菜不香了,他想起來他爸爸送的禮物,香水是嗎香水一點不好,還是金身雕像好,擺在那里多拉風。

    誒爸爸真不會辦事品味也不太好呢。

    顧沅是突然覺得氣氛詭異起來,她偷偷地看了一眼霍縉琛,只見霍縉琛面色如常,仿佛什么都沒聽到似的,繼續保持著最完美的餐桌禮儀,偶爾間會和聶南青季震天交談,說起當前經濟形勢。

    一切看起來仿佛完全沒影響,不過顧沅卻隱約感覺,就是不太對勁。

    五個兒子三個爸爸,聚在一起,一不小心就要觸雷啊

    誒等下該怎么哄哄他呢

7星彩预测